進口傢俱

關於部落格
中古屋裝潢
  • 13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銅川王家砭村村民為啥愛幫人?(圖)

     王家砭村被稱為『好人村』 本組圖片由華商報記者 劉斌 攝      王家砭村村委會副主任王愛常向華商報記者介紹弘揚傳統道德的壁畫   “中國好人”——這是王家砭村的集體符號。這個緊臨210國道的普通鄉村出了名。今年4月,銅川王家砭村榮登“中國好人榜”,成為陝西省唯一一個上榜集體。   2013年12月17日,王家砭村42位村民幫助側翻大貨車撿裝橘子,沒一個人哄搶;今年11月7日凌晨4時,榆林貨車司機張海軍從子長縣拉了33噸原煤準備開往西安,結果煤車側翻,煤撒了一地,又是王家砭村村民施以援手……   “群眾自發撿一次橘子,不能說明什麼問題。但每次都是這樣子,說明咱村裡幫人解難,已經習慣成自然了。這種民風是一代一代傳下來的……”村幹部說。   王家砭村位於銅川市耀州區,傍漆水河而建,包茂高速和210國道穿村而過,過往貨車和客商川流不息,也因此,貨車側翻、人員受傷、行人溺水的事情在這裡常有發生,出手幫人也就成了王家砭村村民的“家常便飯”。   村民:看到人跌倒不敢幫、不敢救,說明道德出了問題   “只要遇到別人有困難,村民們從來都是見一個幫一個,從來沒見誰說要錢。”村民朱北晨說。朱北晨今年70多歲,臉色黝黑,經常戴一頂深灰色氈帽。在王家砭村,外姓人極少,朱家是其中之一。他原是河南洛陽人,祖父做打鐵生意,落腳於此。他家三代都是打鐵匠。上世紀70年代,朱北晨在集體的農具廠上班時還帶過學徒。   現如今,打鐵不掙錢了,手藝也失傳了,但朱家“做個好人”的祖訓卻傳了下來。有一年夏天溝里發洪水,當時是凌晨3時,朱北晨第一個發現情況,趕緊跑到生產隊敲鐘,把人叫起來救生產隊的牛。那時候,一頭牛的價值相當於現在的一臺拖拉機。   1979年,村民王都在飼養窯里修房,突然窯洞塌方,王都和姐夫、妻弟3人被埋。朱北晨和父親、弟弟一起,把人救了出來。   1986年,在王家砭村附近的孟家塬,一輛拖拉機翻到路邊,司機昏迷不醒,朱北晨和大兒子朱建偉開著拖拉機路過,父子倆二話沒說,把司機抬到自己的車上,送往附近的黃堡醫院搶救。朱北晨說:“我現在都不知道那人叫啥名字,拉到半路人才醒來。”回家後,兒子問:“萬一人死在半路咋辦?”朱北晨說:“咱為救人,還顧得上想那些?”   時過境遷,兒子當年所提的問題,成瞭如今社會上討論的一個話題。對此,朱北晨說:“這說明我們的道德出了問題,人為自己考慮多了,看到人跌倒就不敢幫、不敢救了。”   對朱北晨來說,助人為樂是先輩留下的美德,一輩傳一輩。他有著自己的簡單邏輯:“三個兒子都在外面開車,遇到事誰來幫咱?”他一直強調自己一家人都“心軟”,見不得別人落難。朱北晨覺得人要知道“感恩”,因為是王家砭村收留了他們,一家才能在此安居樂業。多管點閑事,幫幫別人,也是應該的。   村幹部:民風不是三五年抓出來的   如今的王家砭村,誰都能說上幾件助人為樂的好事:2010年拉煤貨車的煤塊把人埋了,幾個村民硬是用手刨煤救人;漆水河上游木材廠被洪水襲擊,村民跳進水裡救人;隔三差五就是車禍事故,大家都是第一時間趕緊救人……   “群眾自發撿一次橘子,不能說明什麼問題。但每次都是這樣子,說明咱村裡幫人解難,已經習慣成自然了。這種民風是一代一代傳下來的,不是說三五年抓出來的。”王家砭村村委會副主任王愛常說。   王愛常今年63歲,當幹部近40年,最近他正為村裡搞一些壁畫。走進王家砭村,“積善”、“分享”、“孝順”等題材的壁畫隨處可見。王愛常透露,村委會正打算把村裡的鄉規民約修改一下,增加一些新的內容。“根據社會的發展,制定一些新的制度,鼓勵群眾積極向上,樹立崇德向善的良好村風。”   “群眾不文明,再富都不光榮。”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王家砭村就提出了這個治村理念。全村535戶,2149人,黨員103名,是陝西省為數不多成立村級黨委的村子。每個黨員都有承諾,年初確定目標,年終評比;6個村民小組,每組都設有“政治組長”;村上還組建了“村民代表理事會”,設立村務公開監督小組。“不搞就不搞,搞起來就要認真。”村主任王文濤說。   實際上,王家砭村村民很愛惜自己的名譽,對鄰村也願意伸出援手。石凹村沒有好項目支撐,相對貧困,群眾飲水都不達標。前兩年,王家砭村把自己爭取到的人畜飲水工程項目讓給了石凹村,還派技術人員全程指導,讓石凹村957人吃上了放心水。   王家砭村到鳳凰村距離僅2公里,但是坡陡彎急,以前全是土路,坑坑窪窪。經濟率先發展的王家砭村主動幫助,2007年義務出資出力,用水泥硬化了通往鳳凰村的全部道路,解決了鳳凰村800多人出行難的問題。   2013年8月上旬,東柳村電力配套工程施工中,為解決機井用電,有7個電桿要從王家砭村南塬群眾莊稼地經過。東柳村的幹部為了難,這人家能同意嗎?結果王家砭村村黨委連夜協調,第二天就讓工程開了工。   創立農民詩社“用農民話,說農村事,議農村理”   “好人扎堆王家砭,好事多得成串串,隨便拉上一件件,保你聽了滿口贊……”這是王家砭村農民詩社的王全林創作的快板,題目是《王家砭的好人誇不完》。   快板中講述了去年12月17日王家砭村村民幫內蒙古司機撿拾橘子的故事:“十二月,一十七,天寒地凍寒風起;厙(shè)月強,是司機,一輛半掛拉橘子。從湖北到陝西,一路順利沒問題……整整一車好橘子,側翻倒地真可惜。司機一瞅眼瞪圓,咥(dié)下這活可咋辦?”王全林是農民詩社的副社長,家裡開了麵粉加工廠,衣服上經常白一塊灰一塊。他出口成章,村裡紅白喜事都是他掌事。   他的作品記述了祖父輩的家風家教,也輯錄了當地的兒歌、諺語。其中有這樣的諺語:“扶人家娃一把,自己娃長一拃(zhǎ)。”“牌子倒,事難搞。”“人心要實,火心要虛。”   “王家砭村村民幫人危難的事,是有一定發展由來的。”王全林指著門口的石碑說:“這些都是節孝碑,王家砭村自古到今村風就正,村民一直有互助友愛的傳統。幫人一次沒啥,可要不幫,或者幫了要錢,那就是牌子倒了!”   當初為什麼要創辦這樣一個詩社?王全林說,目的很單純,就是想客觀地反映農村的變化,以詩歌的形式展現農村的人和事。“就像趙本山拍《鄉村愛情故事》一樣,他用電視劇,咱用詩歌。”   詩社的主要創辦人是王江軒。2012年從鎮政府退休後,他動了創辦一個群眾文藝社的念頭。從村上拿出資金給投稿人當做稿酬,雖然一篇詩歌稿酬只有20元錢,但也足以表明村委的態度。當年10月,“王家砭農民詩社”創刊號推出,在村民經常聚集的村中心廣場、建材廠、一組、三組、四組的公佈欄中張貼。這份農民自辦的小報,印數雖只有五六份,但全村老小都很愛看。   王江軒說,傳統美德代代相傳需要一個弘揚的載體,這也是他創立農民詩社的初衷。他想用“身邊的事教育身邊的人”;“用農民話,說農村事,議農村理”;“王家砭村人富了以後,布袋錢滿了,你不引導做好事,他就打麻將、飄三葉,弄這些事去了。”   經濟是基礎村民富裕了,素質也提高了   當然,說起王家砭村,還要講講這“老齡化”嚴重的村委班子。40年前,年僅19歲的王科擔任了村支書,人稱“娃娃村官”。次年,本村爺爺輩的王文濤幹了村主任。從那時起,他們兩人駕起了王家砭村這駕“馬車”,而且一干就沒停下。   以前,王家砭村是出了名的貧困村,有當地民謠為證:“王家砭綹綹天,土地掛在山兩邊,拉煤換糧經三原;出門不是上坡就是過河,種地不是人背就是驢馱。”後來村裡實施“興農、強工、活商、富民”舉措,集體經濟取得長足發展。   王家砭村很快就從“黑白二娃”中淘到了第一桶金。黑就是煤礦,白就是白灰窯。   王文濤說,當年,一個青壯年勞力給生產隊乾一天,掙10分工,相當於1毛錢。村裡組織社員到縣辦煤礦幹活,一天12分工,還另外補貼5毛錢。後來,經過多方協調,村裡籌集到7萬元資金,承包了縣辦煤礦,改名“王家砭村煤礦”。煤礦贏了利,村上又投資開發當地礦產資源,辦起了村辦白灰窯。   此後,王家砭村先後又辦起車隊、沙發廠、掛毯廠、食堂、百貨綜合廠、油坊、麵粉廠、石渣廠、耀瓷廠、磚廠等,一共有36家民營企業。   屬於王家砭村的集體企業是建材廠。1982年籌建、1983年投產的王家砭建材廠,是目前全國建材行業唯一的集體企業。上世紀90年代,各地村辦集體企業紛紛轉制,但王家砭村的建材廠硬是堅持下來。廠長梁軍民說:“王家砭村的事業之所以能蒸蒸日上,關鍵在於我們集體的攤子沒有倒!”   2002年,唐宋瓷廠承包了王家砭村的原村辦企業耀瓷廠的車間,開始生產工藝瓷。廠長梁亞萍說,廠里102名員工,百分之八十是王家砭村村民。“當時承包主要考慮到村裡有一批做過陶瓷的人,上手快。”12年過去了,如今的唐宋瓷廠已被評選為全國十大名窯之一。   2013年,王家砭村實現工農業總產值2.83億元,農民人均收入達到1.65萬元,村公共積累6000多萬元,遠高於全國水平。據村委的最近調查,王家砭村有23%的人開上了小汽車,49%的家庭有電腦,電視機普及率134.3%。   村子富裕了,安裝自來水、通了天然氣,硬化道路、綠化村莊。王全林又編上了快板:“掙錢不出村,務工又務農,走著水泥路,住著小洋樓,喝著自來水,吃著供應油,年年有錢領,養老不發愁。”   倉廩實而知禮節。“經濟是基礎,村民富裕了,日子紅火了,自然素質也提高了。”村民們說。   好事人前誇讓做好事的人受尊重、有面子   這裡的素質可不僅僅是指文化素質。該村接受調查的492戶1923人,大學生僅占6.4%、高中生16.7%,大多數僅為初中學歷。   其實在媒體報道王家砭村“拾橘不昧”之前,王家砭村人一直在按照自己的質朴邏輯傳承著村子的文明。“好事人前誇”,形成一個小輿論環境,樹立正氣,讓做好事的人,人前人後受尊重、有面子。   王家砭村村委會副主任王愛常說,多年來,村裡一直在搞各種公民道德實踐活動。自1996年以來,每年評比“五好文明家庭”、“十星級文明戶”、“先進個人”、“好媳婦”、“好婆婆”、“好妯娌”等,每年的大年初一或者正月十五,召開全體村民大會,隆重表彰先進。每年還要評選十大孝子,還辦起了道德大講堂。“你不認父母,不養父母,社會上誰跟你交往?你已經缺乏做人的基本常識了。”王文濤說。   除了鼓勵人,也會批評人。如果有村民不遵守村規民俗,也會被點名。例如,有時候開全員大會,有的村民沒參加或者遲到,王科或者王文濤都會不分親疏當著全村人的面嚴厲批評。   人都有個羞恥榮辱之心。王文濤說:“咱為啥要表彰村民?是給他們施壓呢。”   2014年春節大年初一,王家砭村村委會在中心廣場召開全體村民大會,對“12·17”撿拾橘子的42位村民進行表彰。“個個戴上大紅花,喜氣洋洋。沒戴上紅花的村民就說,今後再遇到啥事了,你也給咱說,咱也一定去。”朱北晨說。   銅川市對王家砭村的好人群體也進行了表彰。朱北晨一家六口都戴上了大紅花,兒媳婦的手機里還保存著當時的照片。當時拾橘子的農民,開始了全省好人好事巡講,朱北晨的小兒子朱小偉也登上了講臺。   評論   不妨讀讀“道德經濟學”   ■九器   銅川王家砭村以“助人為樂”出名,仿佛一面鏡子,既反射出古道熱腸的光芒,也鏡鑒出“人心不古”在一些地方的普遍。   古人雲“倉廩實而知禮節”,的確道出了“經濟”與“道德”之間的一種密切聯繫,但並不是所有“倉廩實”的人或者地方都水到渠成地“知禮節”,“為富不仁”在當下也是一種並不罕見的社會現象。其實,對於古人總結出的這句箴言,還需做一些補充才更完滿,“積善之家,必有餘慶”這句古語,就是其中一個很有價值的補充。後一句補充,其實更能說明自古以來“道德”的至高價值所在,一個人無論貧富貴賤,只要“德行昭彰”,就註定會收穫“財富”,包括快樂、他助。   從王家砭村人的質朴語言里,我們常常可以聽到這樣的話語:“見難不幫,丟不起這人”、“幫人救人是本分”、“感恩”、“牌子倒,事難搞”……這些看似平淡的“道德因子”並不是財富的產物,而是古已有之,代代相傳。王家砭村的文明、富裕,更像是“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的規律使然,中國古代最有名的家訓,包括《顏氏家訓》、《曾國藩家書》莫不對此推崇有加。即使從功利角度而言,“道德”的背後也有一套精緻的“經濟學”在裡面。   有德者,往往有愛、寬容,尊重他人、樂善好施,心境平順、順勢而為。在道德行進的同時,這樣的人往往會收穫快樂、尊重,也會漸漸在人生的道路上“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讓自己的道路越走越寬。於是,幸福、合作、致富、成功……這些自然紛至沓來。經濟學里講求“成本與收益”,在“道德經濟學”里,付出的是愛、幫助、誠信、感恩,而收穫的是無窮無盡的快樂、幸福、成功。可見,在所有經濟學里,“道德經濟學”是最簡單可行、最一本萬利的。   王家砭村所反映出的“道德經濟學”乃至“道德經”,不玄妙不難懂,通俗易懂人人可學,而且一旦學起來,往往會立竿見影,效益可觀,快樂、幸福、和美、朋友、財富都可能不約而至。一個人一旦失德無良,即使今天你高官厚祿、家財萬貫,未來之路也註定佈滿陷阱,隨時會栽跟頭、噩運至。   (原標題:銅川王家砭村村民為啥愛幫人?(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