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口傢俱

關於部落格
中古屋裝潢
  • 13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作弊器”借雲端傳輸逃避信號屏蔽

  □晨報記者 王亦菲 實習生 王珍妮   液晶屏筆、偽裝橡皮擦、計算器的顯示器、皮夾接收器……這些看起來好像科幻劇中才有的設備,僅僅只需要數百元就可以買到。本周日,2015年度國家公務員考試將在全國統一進行。而就在國考之前,上海警方破獲了一起非法制售作弊器、密拍設備案件,打掉了一個圖謀向“國考”考生提供高科技作弊工具的跨地域犯罪團夥。11月18日,警方在廣東深圳、山東臨沂、廣西貴港、湖北武漢、上海等地收網,抓獲11名犯罪嫌疑人,其中有3人為上海買家。   “為保證本周日的2015年度國家公務員考試順利進行,警方依法嚴厲打擊互聯網上兜售助考作弊器材、竊聽竊照專用器材的犯罪活動。”閔行網安支隊支隊長忻慰表示,除了一舉搗毀這一跨地域犯罪團夥外,還搗毀了多個生產、銷售、維護相關器材的不法窩點,抓獲多名犯罪嫌疑人,繳獲大批非法器材,關閉了一批非法網站。   設網站公開叫賣“作弊器”   今年10月,上海警方經偵查發現,有人建立網站兜售無線考試作弊器材和各類竊聽竊照專用器材,圖謀向參加2015年度國家公務員考試和多個地方考試的考生提供高科技作弊設備,“出售的商品包括偽裝密拍密錄器材、無線發射機和多種偽裝的無線接收機。”忻慰介紹,設備種類之多、技術之新以及各種“馬甲”偽裝之豐富,也是此前從未遇到過的。   記者看到,在一個名為“盈德安防”的網站上,羅列著數十種產品,包括手錶、攝像頭、眼鏡、無線發射器、車鑰匙等等,名稱都為“某某安防產品”。售價從一兩百元至上千元不等。“一般作弊器需要成套購買,單獨有一個攝像頭毫無用處,必須再購買無線發射器、液晶屏接收器等,這樣一套設備價格在三四千元不等。”忻慰說。而只要網友點開網頁,就會自動跳出“客服”,根據客服上的QQ號碼就能聯繫網站站長購買。“從網頁上展示的物品圖像看,出售的就是非法的密拍、作弊工具。”   上海市公安局迅速成立專案組,通過技術手段查明瞭一個長期盤踞廣東深圳,成員分佈在廣西、湖北、山東等地的特大犯罪團夥,掌握了其從事非法制售各類助考作弊器材和竊聽竊照專用器材的重要證據。   “國考”在即,上海警方立即派員分兵幾路,赴多省實施集中抓捕。從11月18日開始,上海專案組在各地警方的協助下,先後從廣東深圳、山東臨沂、廣西貴港、湖北武漢、上海等地抓獲嫌疑人韋某、張某和鄒某等11人,繳獲大量非法偷拍偷錄竊聽器材和涉案物品。   “作弊器”發展呈產業鏈化   網安總隊三隊副隊長葛亮告訴記者,從目前破獲的案件看,偷拍、偷錄設備以及作弊器已經朝著更高科技、更隱蔽的趨勢發展。“比如這次查獲的雲端5、雲端6發射器,就是目前很先進的發射器。”葛亮說,過去發射器大多是通過短信發送答案,如果考場信號被屏蔽,就可能無法傳送。   而現在,利用了互聯網技術的雲端傳輸,只要把發射器放在考場附近,“一個賓館就行,無需人工操作,發射器會自動接收,自動傳輸。這樣也更有利於逃避警方打擊。”   此外,警方發現,現在的作弊器、密拍設備已經有產業鏈化發展趨勢。“我們這次查到了網站設立者韋某的7個供貨商,其中張某是自己改造設備,增加無線傳輸功能後再轉賣給韋某,另外幾個供貨商都是整機提供,部分貨源來自境外不法廠商‘三利普’、‘TC’等品牌。”   葛亮表示,此次抓獲的11名嫌疑人中,有3人是來自上海的買家,皆為男性。“從他們交代的情況看都是有正當工作,有的是準備參加職稱考,有的是其他各類考試,都是自己買來準備考試時使用的。”其中,一人購買了密拍設備,兩人購買了全套作弊器。   上海警方表示,將按照公安部、人社部和國家公務員局的統一部署,繼續保持高壓態勢,嚴厲打擊各類涉網違法犯罪活動,為國家公務員考試和其他各類國家統一考試安保工作作出貢獻。   嫌犯韋某:動“下海”念頭因“作弊器”利潤豐厚   韋某出生於1988年,已有11年的打工歷。對於記者的到來,韋某起初有些抗拒。“那個鏡頭,不能對著我。”也許是自己出售偷拍、偷錄設備,韋某對於鏡頭格外敏感。   “家裡窮,15歲就跟著鄰村的人一起外出打工了。”韋某不願面對記者,始終低著頭,說話聲很輕。   15歲的韋某先到北京,第一份工作是小區保安,月薪500元。“做了好幾年,工資太低,後來就去了深圳。”2011年,他去了廣州,成了一名流水線工人。在廣州,韋某漸漸發現機會很多。“身邊很多人都在倒騰電子產品,不少人都賺錢了。”韋某此後也去過計算機公司從事網絡運營,並自學了網絡方面的知識,很快,韋某也動了“下海”的念頭。   韋某隨後開了一家網店賣手機殼、貼膜等,“利潤不高,生意淡的時候只有一二千元。每個月房租就需要3000元。”經濟壓力讓他將目光投向了利潤豐厚的“作弊器”。   “一開始我也不知道這些設備是幹嘛的,但經常有買家來問我,有沒有偷拍、偷錄設備。”韋某上網一查,恍然大悟。“看了說明書,再結合買家說要可以傳輸文字的,我就知道這是考試作弊用的。”   接著,韋某通過網絡搜索相關賣家,找到了7名供應商。韋某一旦接到客戶訂單,就從這7名供應商處拿貨。“作弊器一整套拿來2000多元,賣3000元左右。”   為了擴大銷售,韋某自己做了一個“盈德安防”的網站,附上QQ號招攬生意。為了讓更多人看到網站,他還通過建立索引和模擬點擊將自己推上搜索排名前列。   從今年4月搭設網站開始至被警方抓獲,韋某已出售200多人次設備,銷售金額約20萬元。  (原標題:“作弊器”借雲端傳輸逃避信號屏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